• 文學
    文學類別圈
    成員 29w+ 帖子 26084 + 加入 退出
    掃一掃

    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LV4 2015-09-11

    【無域之境】

    作者:其子狡孌

    連載最近更新: 飛撲! 驚叫:“不許動!你……??!” 連拉帶扯,氣喘吁吁地:“放……放開!不許蹭我!放……” 有氣無力,放棄般地:“算了……搞不過你這個……你這個笨蛋……” 但孩子,你似乎忘了一句話,叫做‘習慣成自然’。 幾天的時間足夠兩個人熟悉了,海棈楠知道了他的名字:無執,雖然長得一臉狐媚樣【海棈楠語】性子卻意外的單...

    作品簡介:···吾名殷封,是這無域之境的主人··· ···若想要這里的寶物,就來交換吧··· ···留下你的姓名,留下你的交換品··· ···記憶,情感,時光,或任何東西··· ···當然,你也能拿自己的寶物交換··· ···至于換到什么··· ···一切皆是緣··· ··· ··· ··· ··· ··· <br>··· <br><span><br></span> <span></span>

    19 票
    共71條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里出現一家小店,店名很奇怪,名曰‘無域’,有的人可以看見,有的人卻什么也看不到。
      有的人說,小店的老板是個少年,是個長得很漂亮但腦子有問題的少年,否則誰會穿著古代的衣服。
      有的人說,小店里根本什么都不賣,只擺放著幾樣古董,說不定這少年是個鉆地【盜墓】的。
      有的人說,那里根本沒有什么小店,都是瞎掰的,那里只有一棟快要拆除的老屋。
      只有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看著小店的目光里是敬畏的,因為他們注意到,小店只有在下雨天的時候才會開,因為下雨天啊,鬼神們的耳目都會失去作用。
      傳說,有一種人,他們不死、不生、不輪回……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一】長生結,長生結,長生是劫

      雨下得越來越大了,錦鯉拍拍頭發上的水滴,走進那個小店里。在鋼鐵充斥燈火闌珊的如今,這樣古風古韻的房子已經不多見了。
      ’叮鈴’一聲,紅木質的門被推開,卷起一陣微風。
      “啊,有客人來了嗎?”一個在現代根本找不到的古代少年出現在面前,墨染的黑發隨意的束在腦后,白色的漢式曲裾深衣,紋有淺色調祥云,輕挑的眉眼,淺淺勾起的唇角,不疏離,也不熱絡,真個人都是淡淡的,站在那里。
      小店里的裝潢也十分的古色古香,看不出一絲現代的東西,令人仿佛穿越了時光。
      “老板,請問這里有··· ···”錦鯉還沒說完,少年把右手食指放在微白的唇間:“噓,我知道你要什么?!闭f著帶著她來到一面墻,墻上精巧的用褐色的木頭雕刻出一個個的小櫥柜,櫥柜里放置著一件件美麗的古物,不知是不是錯覺,錦鯉總覺得這里的東西有些怪異,卻說不出是哪里。
      “去吧?!鄙倌贻p輕推一推她。
      錦鯉不自覺走上前,果然,離近一看更美了,美麗的蝶,神秘的燈,晶瑩的杯···指尖快要觸及那個漂亮的杯子,就聽見少年說道:“選好了嗎?” 像是被燙到了,猛的收回手:“沒···沒有?!?br /> 余光落在旁邊的一個結上,很普通的,用暗金色與紅色的絲線編成的如意結,很簡單的,自己也會編,可是卻帶著奇異的吸引力:“我,我選好了?!蹦闷鹉莻€結緊緊握在手里。
      少年看一眼,半垂著眼睛,錦鯉這才發現,他的睫毛很長,微微卷翹著,看不清楚表情,唇角依舊上揚:“姑娘眼光真好,此物名曰‘長生結’?!?br /> “長生結?”真是奇怪的名字:“老板,那這個結多少錢?”
      “啊,姑娘是今天第一位客人,就送給姑娘了,只要留下你的名字就好?!?br /> 名字?“哦,好?!本退闶堑怯洉r也沒有放下手中的結。
      登記完以后,錦鯉歪歪頭:“吶,老板叫什么名字啊?!彼剖遣唤浺獾膯柕?,嘛,突然發現小老板長得好帥,有十八歲了嗎?不是應該在上學嗎?
      “吾名···”錦鯉看到小老板半閉的眸子睜開,形狀極好的唇間吐出一個名字:“殷封?!?br /> 離開前,似乎聽到殷封小老板的告誡聲:“千萬,千萬不要把‘長生結’送給別人啊?!?br /> 送給別人?嘖,誰會那樣做啊。錦鯉不以為意。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回到家里,錦鯉拿出長生結,很普通啊,把結在手里扔來扔去,??!自己一定是昏了頭了,那個琉璃杯子也很漂亮啊啊啊···懊惱的折磨著頭發。
      ‘嘭’的一聲,掉下床了-_-|||
      “阿鯉,沒事吧?!狈块g外傳來媽媽的聲音。
      “啊,沒事,摔了一下?!卞\鯉揉揉摔疼的胳膊,說到。
      “小心點兒,這么大的人了···”門外的聲音漸漸低下來。聲音完全靜止下來時,錦鯉賭氣般的把結扔進書桌的抽屜里,用被子蒙住頭。
      是夜。
      沒有人看到,書桌里的長生結漸漸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下一秒,出現在錦鯉的枕頭邊上。一個若隱若現的人影發出一聲沉重的嘆息。
      第二天,錦鯉起床時發現床上的結,揉揉眼睛,自己不是把它扔到了抽屜里嗎?還是···記錯了嗎?清早起來的大腦無法進行高速的運算,伸個懶腰,算了,管他呢。
      早晨洗漱時,驀然發現鏡子里的人好像變了個樣子,還是原來的臉,只是皮膚細膩很多,白里透紅,眼睛大而有神,拍拍臉,啊,自己果然是最漂亮的【可以鄙視這個水仙花了。
      看看時間,哎呀快遲到了,拿起書包和兩塊面包跑了出去:“媽媽我先走了?!苯裉焐险n時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圍的同學時不時向她看過來,而且多為男生,下了課同桌還問她用了什么化妝品看起來這么水靈。錦鯉毫不客氣的收下贊揚,嘛,當然是天生麗質難自棄了。得到華麗麗的白眼N枚。
      又是夜,錦鯉趴在床上玩著手機,隱約中,聽到一聲嘆息。本以為是錯覺,可是原本又扔回抽屜里的結卻出現在手邊。又是一聲嘆息。
      “你···你是誰···”錦鯉被嚇出一身冷汗。沒有人回應。抓起床上的結,狠狠地扔到地上,接著聽到清晰地“哎呦”一聲。錦鯉看到從金紅色的結上,發出一陣金光,漸漸凝聚成一個人型。
      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大,及腰長發和殷封小老板差不多,長得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勾人的桃花眼向上挑起,額心一枚淚滴狀的紅寶石用鏤空金冠包裹著,兩條蛇的形狀,沒入頭發在腦后灑下一片流蘇。一身紅色的錦服,似乎是喜服,因為衣服上還有金色的絲線勾畫出龍騰之勢,竟是十分適合。
      “粗魯的女人?!鄙倌暾f完,不再看她,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錦鯉打個激靈:“你···你是鬼?”
      “”鬼?不要用那種不華麗的東西形容本少爺?!?br /> “那你是什么東西?”
      “本少爺不是東西,啊呸,本少爺是東西,也不對,總之,本少爺是寄宿在長生結里的靈?!?br /> 有什么差別嗎?錦鯉無語,對這個中二的大少爺沒有了一開始的害怕:“那你怎么會在結里?”
      “不知道,從一醒來就在這里了,對了,女人,這是什么地方?”
      “我叫錦鯉,不是什么女人!”
      “沒差,反正只要是女的,本少爺都叫她女人,啊,時間差不多了,女人,我們明天再見吧?!闭f完,化作光進入長生結內。
      錦鯉下床撿起地上的結,翻來覆去端詳幾下,發現又變回原樣,撇撇嘴,反手一扔,留下一道拋物線,進入抽屜。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從這天開始,錦鯉的樣貌變得越來越美,像是被一次次優化過一樣,甚至被評為?;?,只是性子卻越來越孤僻,就連班里的同學也很少搭理了,甚至在校草,那個帥氣俊朗的大男孩來找她時也只是淡淡的拒絕,于是校內校外都知道二年A班有個冰山美人。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喜歡上了那個拽拽的,寄宿在長生結里的少年。
      經過一次次交流,錦鯉知道了,少年名為莫笙爵,字卿羅,是嵐璽 皇朝鎮北王府小侯爺。
      還記得他曾經撓著頭發,很苦惱的樣子。
      “女人真是麻煩,母妃是這樣,惜兒也是這樣?!?br /> 錦鯉從少年的話中敏感的捕捉到一個名字:惜兒。
      “要愛情,要份位,要權利,要孩子?!?br /> 原來在他眼里她也是這樣的女人。
      “哇啊本少爺死得好慘啊,一劍穿心,把母妃做的衣服也給弄臟了?!?br /> 原來女人在他心里還不如一件衣服。
      “居然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捅死了,真是倒霉,還是在自己大婚的時候(╬??皿??)”
      原來是真的,原來他已經成婚了。
      “錦鯉,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背跸?,校園里的香樟樹郁郁蔥蔥。
      那是個十分干凈的少年,簡單的白襯衫,水洗牛仔褲,漂亮的桃花眼閃爍著溫和的光。
      她聽到自己說:“好?!?br /> 同學們奔走相傳,二年A班的冰山美人名花有主了,對方是三大校草之一的初臣。
      又是晚上。
      熟悉的光芒閃爍,莫笙爵揉揉鼻子,小心的拉拉坐在書桌前寫作業的錦鯉:“阿鯉,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笨磥碚{、教初具成效,至少這位不一口一個本少爺了。
      “啊,明天還要上學,我要把作業寫完,你先一邊玩去?!眳?,可不可以不要給我希望,然后抽身而去,不留一絲痕跡,我也是會心痛的啊混蛋。半長的中長發遮蓋了表情。
      “好無聊啊好無聊,阿鯉,明天去私塾帶我去吧?!边@里的房間太小了,他已經玩膩了,唉~好想念王府的大房間。
      “好?!蹦阒?,我從來不會拒絕你。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下課鈴聲打響了,錦鯉收拾好桌子上的書本,門口站著一個少年,像是在等人。
      同桌推推她:“哎,錦?;?,初校草又來接你了,好感動啊?!敝車爸鵁o數粉紅泡泡。
      錦鯉僵硬得笑笑,說真的,初臣是個很好的男友,若不是阿爵,或許她真的會喜歡上這個溫和帥氣的少年吧。
      “錦鯉?!背醭夹π?,拉著她來到告白的香樟樹下,白皙的皮膚漸漸染上粉紅:“錦鯉,我可以吻你嗎?”不禁讓她有些啞然失笑,真是個純情的家伙。略不可見的點點頭。
      見到她準許,小心翼翼的按著她的肩膀,輕輕印在她的唇上,像是膜拜。
      陽光透過葉子灑下一片斑駁,唯美的讓人不忍心打擾,可偏偏就有那么不識相的。
      “登徒子!”紅色的身影一閃,面前的少年倒下了。
      “??!阿爵你干什么!”果然-_-|||,那個紅色的影子就是錦鯉的背后靈,莫笙爵莫大少爺。
      “他,他輕薄你?!蔽⒓t的臉上滿是怒氣,水墨浸染般的黑瞳亮閃閃的,錦鯉心底漏了一拍。
      咬咬牙:“我們是情侶,接吻怎么了?!?br /> 莫笙爵揉揉鼻尖,心里堵得慌,好像···好像有什么東西漸漸失去了呢。為什么?自己明明只是打昏了那個輕薄阿鯉的登徒子而已,為什么要生氣?
      在現代生活了一段時間當然知道情侶是什么意思,但阿鯉不是自己的嗎?是她選了自己,為什么還要和別人做情侶?
      “好了,先幫我把他扶回教室。"錦鯉看著他快要實體化的身體,快了,很快,他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在陽光下了。
      ”噢?!皟蓚€人一左一右把初臣少年架起來扶到教室?;氐浇淌液?,莫笙爵從身后抱著她:“阿鯉,不要情侶好不好,就我們兩個?!蹦恼加杏?,但他覺得這感覺不錯。
      錦鯉心底有一絲竊喜,正準備說什么,教室的門被推開,一個女孩子站在門口。
      “啊,錦鯉,怎么還不去吃飯啊?!辈恢遣皇茄刍?,她好像看到錦鯉身后站著一個漂亮的紅衣少年,又消失了。
      錦鯉猛的回頭,發現他不在了,答話:“???噢,初臣昏倒了,我帶他來休息一下?!?br /> “嘖,真是羨慕啊?!迸赫f完擺擺手:“那我先走了?!?br /> “恩?!迸㈦x開后,錦鯉從口袋里拿出長生結,閃耀著些微的光亮。
      “阿鯉,不要和那個男的在一起好不好?!蹦暇艟趩实牡椭^,錦鯉注意到,他本來已經近乎實體化的身體又變得透明許多。
      “為什么?”錦鯉問,伸手拉拉他褶皺的衣角,卻在下一秒穿過身體:“阿爵你到底做了什么讓自己變得這么虛弱!”
      莫笙爵不好意思的歪歪頭:“那個登徒子不懷好意,所以我小小的教訓了他一下?!?br /> -_-||你到底做了什么……錦鯉無語。
      “哼!居然敢親你,連我都沒親到呢……”后邊的聲音越來越小,錦鯉沒有聽清楚。
      第二天,錦鯉回到學校時,發現自己的人生似乎出了一些問題。
      比如所有人都忘記了自己和初臣的關系;比如她還是二年A班的高嶺之花;比如初臣看到她就像從未相識一樣?;蛟S她知道了莫笙爵寄宿在長生結的原因,這樣強大的力量,若是
      沒有約束,根本就是災難。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白天在學校里好好學習,還要小心別讓人發現阿爵的存在,回了家聽做作業聽媽媽啰嗦,晚上和阿爵碎碎念今天又闖了什么禍……這貨從來不是什么乖乖仔。
      “媽,你見我房間里的那個結了沒?”今天錦鯉早上起遲了,急急忙忙跑到學校,結果就把長生結忘在了家里,阿爵那個家伙一定會生氣的。
      “結?是不是那個金紅色的如意結?”
      “對啊,媽,你見過嗎?”錦鯉急急的問。
      “今天你表姐妤妤來了,說挺喜歡那個結的,我就把結給她了,下回買點繩子再編一個就行了?!?br /> “媽!你怎么能不經過我同意就拿我的東西!”說完跑出了家,腦海中閃過殷封小老板說過的話‘千萬,千萬不要把長生結送給別人啊’。
      “哎,這孩子?!卞\鯉媽媽搖搖頭:“不就是一個如意結嘛?!?br /> 錦鯉搭上前往表姐家的公車,心中暗暗著急。到站后,急忙下車按響了表姐家的門鈴。門從里面打開,表姐妤妤正好在家。
      “是阿鯉啊,快進來,有什么事嗎?”
      “表姐?!卞\鯉平息一下因為跑的太快發疼的肺葉:“那個金紅色的 結在不在你這里,我有急用?!?br /> “結?噢,在我這里,你要用嗎?”妤妤皺起了眉頭:“不好意思阿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結拿回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樣?!币粋€快要散開的結躺在她手里。
      錦鯉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回來的,走到房間,緊緊握在手里的長生結微微閃光,一個快要消散的影子出現:“阿鯉,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喜歡你啊,真的?!?br /> 淚水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傻瓜,我也喜歡你啊?!?br /> “真的嗎?我累了,要休息一下?!庇白踊氐浇Y里。
      “對不起對不起……”錦鯉一直說著,對了,殷封,殷封小老板一定會有辦法的。
      又是一個下雨天,無域之境再次打開,殷封推開店門,一個女孩子站在雨里,臉色蒼白,唇色青紫。
      “進來吧?!币蠓庖M來,泡了一杯茶,煙霧繚繞,有一種極致虛幻的感覺。
      “小老板,求你,求你救救他?!笔种械慕Y幾乎完全松散開,錦鯉悲凄的哭著,阿爵甚至已經連形體都保持不了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為什么……
      殷封接過那個結,瑩白的指尖一劃:“交換嗎……要交換嗎……”長生結全部松散開,變成幾節繩子,紅衣少年出現在面前。
      “阿爵!”錦鯉緊緊抱住他。
      少年看著懷中的女孩,眼中閃過一絲復雜:“交換吧?!?br /> 殷封唇角牽起一個優美的弧度:“那么,以吾之名,賜汝新生?!?br /> 雨下的越來越大了。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醒來時,錦鯉發現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捂著嘴哭了出來,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夢嗎?
      抬起手發現右手手腕上多了一個小小的,長生結形狀的胎記,原來,不是夢,她記得,阿爵說的:等我。
      一個月后。
      “今天我們班新轉來一位同學,大家歡迎?!卑嘀魅卧谥v臺上說到。
      “大家好,我是莫笙爵?!?br /> 錦鯉驚訝的抬起頭,看著那個桃花眼,笑的很漂亮的少年,即使換了現代的休閑服,她依舊認出了他,她笑了。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殷封坐在小店里,手心躺著一枚漂亮的藍色晶體:“呵,長生結,長生劫?!?br /> 千年前那個叫惜兒的女孩,或者說,女細作,用自己的生命向無域之境的主人交換了愛人的長生,可她又如何知道,所謂長生,是靈魂的永恒,或許,她也永遠不會知道了。
      長生結只能有一個宿主,宿主的生命會與長生結相連在一起,若是換了另一個,長生結里的靈就會越來越虛弱,最后消亡。
      殷封很早就想要那個靈的能力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這次只是個意外。
      真是個奇怪的家伙,好不容易擁有了長生,卻又為了一個女孩子變成人,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能力交換,凡人的思想果然猜不透。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1
      第一個故事結束了,想看接下來的,求贊求回復= ̄ω ̄=看me這純潔的兔子眼
      回復
    • 哥斯拉SAMA

      哥斯拉SAMA

      LV10 2015-09-12
      可以去投稿了,贊一個>_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2
      艾瑪有人看好開心o(≧v≦)o

      哥斯拉SAMA:可以去投稿了,贊一個>_

      回復
    • 哥斯拉SAMA

      哥斯拉SAMA

      LV10 2015-09-12
      寫的真心不錯,我也喜歡啞舍也是小說繪的忠實fans!Y(^_^)Y

      其子狡孌:艾瑪有人看好開心o(≧v≦)o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2
      長生結這個故事我原本是想讓兩個主角都死,到達靈魂的永恒,這就是說錦鯉同樣用生命交換了和莫笙爵的長生,最后成為殷封小老板的店員,結果寫著寫著就寫歪了-_-||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ω ̄=看來我還是很有節·操的
      回復
    • 哥斯拉SAMA

      哥斯拉SAMA

      LV10 2015-09-12
      期待繼續更新!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2
      【二】蝴蝶吻,是情人間的盟約,還是怨侶的枷鎖

      決定了嗎?”殷封看著那個緊緊盯著櫥窗里的雙蝶的少女,通紅的雙眼布滿血絲,到他還是淡然的說到,仿佛一切都不關他的事。
      “嗯,交換吧交換吧,我已經……沒有什么好失去的了?!鄙倥c點頭,在登記簿上簽下自己的名字:愚清。
      “那么,這個是你的了?!币浑p極為好看的手伸入櫥窗。熒光的羽蝶從瑩白的指尖飛起來,飛到愚清的右肩上,變成一個印記,另一只黑色的羽蝶落入掌心。
      “只要把蝴蝶吻種在他的左肩上就可以了?!?br /> 愚清向他鞠個躬:“謝謝?!比缓鬀_入雨中。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情是什么?不過是一時的欲念罷了?!币蠓鈸u搖頭,他從來不會為虛幻的東西動心,不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
      少女離開不久,‘無域’外走來兩個人,撐著藍色的雨傘,竊竊私語。
      “巫溪,是這里吧?!贝┲谝r衣的男子問身邊紅色衛衣的少年。
      “是是是,快進去吧?!鄙倌攴瓊€白眼,十分不耐。
      “你說她會原諒我嗎?”
      “管他呢,大不了三顧毛驢?!蔽紫倌暌桓崩献犹煜碌谝坏臉幼邮值摹ぁぁで纷?。
      “滾·犢·子!”看起來修養極好的男子面無表情的爆粗:“那叫三顧茅廬,你國文怎么學的?!?br /> “反正都一樣,沐夏,說好了,就這一回,下次打死老·子也不來了?!?br /> “嘿,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清清怎么會和我鬧別扭?!眱蓚€人在門外吵起來,正在這時,小店的門打開,一個笑得很溫柔很舒服的少年扶著門,柔順的墨色長發華麗的舒展著:“兩位,要進來嗎?”
      “恩?”沐夏被嚇了一跳,但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痕跡。
      “打擾了?!蔽紫掌鹈鎸︺逑牡牟涣b,向他頷首示意。
      不大的小店里安寧而沉寂,只有一個身著紅衣的少女跪坐在榻上,半垂著頭,似乎是侍女的角色,柔若無骨的雙手拿起桌上的紫砂壺,指尖涂著鮮紅的豆蔻,沏了三杯茶,又跪在塌邊。沐夏注意到,少女的衣袂上,纏繞著密密麻麻蛛絲般纖細的暗紅色絲線,圍繞成一個詭異的圖案,似曾相識。
      “坐?!币蠓庹泻舳俗聛?,問:“兩位客人是來找那個女孩的吧?!?br /> “果然瞞不過‘無域之境’的主人,我們的確是來找清清的?!蔽紫蛞豢诓瑁骸安焕⑹恰鶋m’,也只有在殷封老板這里可以喝到這么好 的茶了?!?br /> “呵,真是會說話,難道巫家連一杯茶也不給你喝了嗎?”
      “那也沒有您這里的好?!倍讼嘁曇恍?,巫溪放下手中的紫砂杯:“對了,那您知道她去了哪里嗎?”殷封原本淺笑的嘴角漸漸拉大,像只狡猾的狐貍:“啊,那你又用什么來交換呢?”
      “奸商?!蔽紫а狼旋X的從口袋里掏出一道符紙。
      “看起來還不錯,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蔽紫荒樅诰€,你什么時候客氣過······沐夏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但一定是和清清有關的。

      哥斯拉SAMA:期待繼續更新!

      回復
    • 阿婧

      阿婧

      LV26 VIP 2015-09-13
      其子狡(原諒我不知道后面那個字怎么念。=_=|||),想象力好豐富哦,很有古風味道,怎么感覺有點像啞舍。加油,霍呀,力挺到低。

      其子狡孌:長生結這個故事我原本是想讓兩個主角都死,到達靈魂的永恒,這就是說錦鯉同樣用生命交換了和莫笙爵的長生,最后成為殷封小老板的店員,結果寫著寫著就寫歪了-_-||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ω ̄=看來我還是很有節·操的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那是孌luan,孌童的孌,這就是啞舍借梗寫粗來的,內容和啞舍完全不一樣(?>ω

      阿婧:其子狡(原諒我不知道后面那個字怎么念。=_=|||),想象力好豐富哦,很有古風味道,怎么感覺有點像啞舍。加油,霍呀,力挺到低。

      回復
    • 阿婧

      阿婧

      LV26 VIP 2015-09-13
      快更快更,霍呀,我又來催更了。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只見那個白色古裝的少年,手指劃過面前杯子中的茶,一幅畫面出現在杯子中。
      沐夏瞪大了眼睛,這種不科學的事情實在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圍。
      畫面中那個少女正是不久前才來過的愚清,與她在一起的還有一個長得很帥氣但一臉不耐的少年,愚清拉著他的袖子卻被打開,因為這只是水鏡術,沒有順風耳的加持所以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但也能猜到。
      直到少女終于把掌心的黑色羽蝶拍在少年左肩上,蝴蝶吻完成。
      “交易結束?!币蠓庖徽Z雙關。
      水面漸漸恢復原狀。
      “清清······”沐夏低聲叫著,目光閃過一絲堅毅。
      “好了,不要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了?!蔽紫櫰鹈迹骸澳抢习逵袥]有看到什么?”
      殷封又伸出漂亮的右手。
      巫溪肉痛的又抽出一張符紙。
      “你是說,三人之間快要斷掉的紅線嗎?”殷封掃一眼坐在旁邊的沐夏?!鞍?,我確實看到了,可是···問題是,你能付出什么?”
      沐夏似乎明白了什么:“任何東西,只要我有的?!?br /> “那么,來交換吧?!卑滓律倌晟斐鍪持纲N上他的額心,口中念念有詞,不一會兒,白色的螢光閃爍起來,在少年手中漸漸凝結。
      收下交易品,殷封對塌邊的少女說道:“阿桐,你就跟著他,直到交易結束?!?br /> “是,公子?!鄙倥镜姐逑纳砗?。
      “可是,她的衣服······”沐夏看著少女身上火紅的沙曼宮裝,話還沒說完,就被巫溪打斷:“行了行了,她除了與老板交易的人都看不到?!?br /> “原來是這樣?!便逑尼屓涣?。
      巫溪和沐夏站起身,向主人家的殷封鞠個躬:“打擾您了?!?br /> 殷封端起茶杯示意。
      大門合上的聲音,殷封看看櫥柜里還沒有人交換的古董:“是否有些太重情了呢?即使是巫家,也會消失在漫漫長河中啊,若是全部消失了,該有誰還記得我這’無域‘呢?呵呵······”茶水完全涼透了,殷封站起身,走向內室:“都已經三千年了呢?!?br /> 背后的幾個櫥柜閃著微弱的光,沒有人看到。
      出了小店,沐夏撐起藍色的雨傘,看著雨中的少女,歪歪身體把大半的傘遮在她身上,巫溪挑眉:“夏,不用給她撐,她不會被淋濕的,別人看見了會把你當神經病?!敝钢杆涣軡竦淖蠹?。
      “女孩子就是應該被照顧的?!便逑睦硭斎坏恼f道。
      這時,阿桐出聲了:“公子不用管奴家,奴家只是一道幻影罷了?!?br /> “那也不行,就算是幻影,讓一個女孩子淋雨也是不對的?!?br /> “奴家多謝公子?!?br /> “我終于知道為什么愚清和你不來電了?!蔽紫獰o語,沐夏是個好人,很好的人,但正因為太好了,反而更像是長輩或哥哥,而不是可以撒嬌耍浪漫的情人。
      巫溪的聲音很小,沐夏沒有聽到。

      阿婧:快更快更,霍呀,我又來催更了。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兩個人的第一次見面絕對稱不上美好。
      沐夏記得,那天是圣誕節的前一天,雪下得很大,厚厚的沒過小腿,鋪天蓋地的白色讓人討厭,是的,沒有人知道沐夏其實討厭下雪,因為下過雪后天氣會很冷,而他討厭一切冷的東西。
      明明是屬于夏天的孩子卻偏偏出生在冬天,于是沐夏更討厭下雪了。
      晶瑩的白色紛紛揚揚,沐夏穿著英倫風的小西裝,踩著駝色短靴,安靜的站在門口···當璧花,看起來像個十足的小紳士,很好,已經初步有了日后嚴謹溫淡的殼子。
      事實上他正在發呆,恩,確切的說是在思考人生。
      比如:今天下午去哪兒玩兒··· ···-_-|||然后一個暗器飛來,沐夏眼中厲光一閃,縱身一接【打住打住,這是純愛系列不是武俠,哥們兒你串錯場了】。好吧,事實就是沐夏接住襲來的一個···一個···棒棒糖。
      然后有著隱性潔癖的沐小紳士抬頭向棒棒糖襲來的方向看去。
      哎呦~又被飛來的果殼砸到。
      只見一個包成團子的小小丫頭坐在隔壁別墅的陽臺上,邊嗑邊扔···這就是與沐夏結下孽緣的年僅六歲的愚清小MM。
      當然當時的沐夏并不覺得這個團子有多可愛,更多的是覺得可惡。 為什么會喜歡愚清呢?也許只是在那么個時間遇到那么個人罷了。
      也許是喜歡上那個像個驕傲的小公主一樣卻會乖乖叫他沐哥哥的小丫頭,也許是喜歡上那個摔倒了癟癟嘴像是要哭出來卻又眼睛一眨把眼淚憋回去的小家伙,也許是喜歡上那個明明不喜歡吃蔬菜卻因為他的話咬著牙吃下去的小女孩【說白了就是這貨戀妹癖發作了】。
      兩個人的歡笑貫穿了整個童年。
      “阿桐,你說我該怎么辦呢?”沐夏少見的迷茫了,人生何處不狗血,他喜歡愚清,愚清喜歡月流樞,而月流樞居然說要追他,沒想到月流樞竟然是個雙,明明他已經打電話告訴清清了,可清清不相信他又能怎樣。
      其實他也知道月流樞只是一直吊著清清搞曖昧,清清也知道,只是都不承認罷了,沐夏天真的以為只要這層紙不捅破就一直能保持著微妙的平衡,但這個平衡被打破了,因為蝴蝶吻,或許,他應該去找找巫溪?
      “有客人嗎?”殷封歪歪頭,看著外面的雨簾,對著空氣說:“請進來吧?!?
      一陣風吹過。
      殷封合上門,拿出一件上墳時燒的紙衣:“很冷?穿上吧?!倍抖妒?,紙衣化作灰燼在空氣中落下一個人的形狀。
      “謝謝?!迸盹@出身形,竟與那個叫愚清的女孩一模一樣。
      像是明白了什么,只聽殷封說到:“莊周夢蝶,蝶夢莊周,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不過塵煙罷了?!?br /> “要交換嗎?”殷封問。不論事實如何,他也只是“無域”的主人罷了,有些事,不能問,不能說。
      女鬼像是很拘謹,緊張的掐著手指:“您可以聽我講個故事嗎?”
      殷封點點頭。
      “從前,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他們是青梅竹馬,從小就玩的特別好,后來,兩人長大了,男孩為了保護女孩畢業后來到女孩的學校當老師。有一天,女孩出了車禍,男孩也趕緊向學校請假照顧她,但男孩不知道的是,在車禍的時候,女孩就死了,現在存在的,只是一個被附身的鬼魂?!?br /> “而你,就是那個女孩對不對?!币蠓庵浪酉聛硪f什么了,通常已死之人會徘徊在自己死亡的地方,而這個女鬼卻可以隨意走動,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這女孩根本沒死,還是生魂,但很快就會死了,另一個可能是這女孩死了,那個身體只是死魂冢,不屬于自己的身體,終歸不屬于,不久之后那個附身的靈魂就會魂飛魄散吧。
      “于是我只能在沐哥身邊游蕩,那個叫巫溪的男孩子應該知道什么 吧,是他讓我來這里找您的?!?br />
      【我有預感會被掐死,因為女主現在才出現,話說你們看前面的時候不覺得女主別扭嗎?= ̄ω ̄=】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ps:這個世界是一本書,那個女的是穿到了書里,原書愚清是女主,月流樞是男主,所以她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應該和月流樞在一起,沐夏是男配,那本書叫《繁華初夏,我的少年》,但是那個世界沒有“無域”,沒有殷封,沒有巫溪,這個女孩不知道,還以為是隱藏劇情,反正最后是愚清和沐夏,是不是書又怎樣,反正對于沐夏和愚清來說,這個世界就是他們的真實,而對于殷封來說,這個世界只是落腳點,總有一天會離開的╮(╯▽╰)╭】


      “巫家?呵……”殷封沒有正面回答她的話,只是說:“那你想要什么呢?”
      少女的臉色變了,慘白的臉更加透明:“我……我只是想……想和 沐哥在一起而已?!?br /> 即使已經從那個女孩的記憶里看到了“自己”的未來,但她還是寧愿按自己的心意走下去,即使,那所謂的未來只是一本書。
      殷封卻是笑了起來,寬大的衣袖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所謂的預言只是未來的一種可能罷了,當不得真……”
      說著皺起眉,好像曾經也有那么一個人,因為一個預言放開了他的手,可是又能怎樣,不過是一段執念,或許,他該離開了。
      “那么,來交換吧?!迸睃c點頭:“我想回到自己的身體,想和沐哥在一起,我想回家?!闭f著抽泣起來,只是,鬼沒有眼淚。
      “那么,用你的十年壽命,交換重生,你愿意嗎?”
      “愿意?!甭曇魟偮?,好像有什么東西從身體里抽出來,漸漸凝聚在殷封的掌心。
      “以吾之名,決,境,附?!比齻€字符落在她的身上:“這樣你就可以跟在他身邊了,有問題可以問阿桐,但是在交易結束前他是不會看到你的?!?br /> “是。多謝老板了?!憋L過,半掩的門合上。
      殷封把手中的東西隨手扔在柜臺上:“癡兒,癡兒,可悲可嘆……”但究竟說的是誰,無從得知。
      好像有什么事情發生了。
      沐夏有種奇怪的直覺,扭過頭看看身后安靜的阿桐,是錯覺吧。卻沒有看到兩個少女短暫的眉目交接。
      自從上次找過巫溪后,沐夏就發覺自己有些不對頭,比如家里突然出現的自己喜歡吃的甜糕,又比如天氣轉涼時衣柜里擺放整齊的御寒衣物,原本他也問過阿桐,卻只得到淡淡的搖頭,索性也就不想了,也沒什么害處不是。
      蝴蝶吻的能力已經顯現出來了,月流樞和清清正式走到一起,沐夏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卻并不是因為這個“清清”,而是……這個女孩真的是那個和他一起長大的小丫頭嗎?沐夏開始對自己有了懷疑,刻薄,高傲,奇怪的優越感,一開始還沒注意到,可是漸漸的,他也發現了許多不對的地方。
      為什么這樣的看起來很普通的女孩子會吸引那么多的目光?月流樞,君奕辰,凱洛·薩特蘭,一個個的名字觸目驚心,甚至連自己也被迷惑了,在靠近她的時候甚至想親吻她,占有她,和她永遠在一起,太可怕了,若不是有阿桐的存在,連他也會陷進去了吧。
      那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驀的冷下來,頭腦立刻清醒了不少。
      愚清看到那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女人占了她的身體和一個個男人調情,她就一陣惡心,看過原著她當然知道,這個叫什么“主角光環”,也叫“瑪麗蘇光環”,雖然最后“愚清”和月流樞在一起了,但期間不止和一個男人上過床,想到這里,愚清就恨不得掐死她。
      “靜心?!卑⑼┸涇浀穆曇魝鱽?,紅蔻色的指尖點上她的額心。
      其實對于這個原主人,阿桐也是喜歡的,所以主人說要幫她的時候,她也歡歡喜喜的答應了,當然從表面看是看不出來的,那個奇怪的女人為了一己之私把自己換掉她還是很記仇的,還是主人最好了(*///ω///*)會給她起好聽的名字,會讓她變成人,做她喜歡做的工作,所以,才叫她“桐歆婕”,阿桐【殷封你就是個腹黑,把人賣了還要給你數錢】
      愚清趕緊平靜下來,她知道,若是戾氣太重,不論是生魂還是死魂,都會被黑白無常抓回地府,殷封小老板的背景應該很大吧,否則那次明明鬼差發現了她,準備把她抓走,卻在看到她身上的符文后又把她放走。
      那次那個女人竟然還想迷惑沐哥,雖然最后還是沒有成功,沐哥被她的鬼氣凍醒了,但還是為她敲響了警鐘,于是她決定以后就一直跟著沐哥了,不論是睡覺還是洗澡(*///ω///*)反正這輩子她就認定這個男人了。
      以后就用這個來威脅他,反正她已經把他看光了。
      這樣想著,沒有形體的指尖描繪著睡夢中的男人。
      狹長的丹鳳眼是遺傳了沐伯母的,淡淡的麥色皮膚,高挺的鼻子,與皮膚融為一體顏色稍淺的唇瓣。
      這樣一個優秀的人,為什么會喜歡自己呢?明明自己那么刁蠻不好伺候。低頭吻吻他的唇,雖然自己感覺不到。
      吶,既然你已經抓住了我的手,那么就再也不要放開了,我也不會放開的,若是你敢負我,就殺了你呦。
      阿桐看著她泛著淺紅的眼睛,看來,做鬼的這段時間也或多或少的影響了她的情緒。不過這樣也不錯,不是嗎?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不是說說而已?!緡K嘖,居然放出個蛇精病來……= ̄ω ̄=】
      “時間差不多了?!蔽紫獙ι磉叺你逑恼f到。白森森的牙齒莫名的詭異:“蝴蝶吻,可是有時間限制的?!?br /> 蝴蝶可是忠貞的代表,幽冥蝶為最,那么,用幽冥蝶制作的蝴蝶吻,更是延續了這一傳統,否則,情侶,可是會成怨侶的。
      “啊?!便逑膽宦?,目光追尋著身后的某個地方,卻又失望的轉開頭,垂下眼睫。
      愚清站在他剛才注視的地方,長長的指甲刺進手心,妖藍的血液還沒落到地上便化為飛灰。
      憑什么,那是她的身體,憑什么那個女人能理所當然的占據她的身體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憑什么她就只能和喜歡的人陰陽兩隔!不公平!不公平!
      巫溪看到愚清的眼睛慢慢變紅,占據了整個眼眶。
      阿桐眼疾手快食指點上她的額心,向巫溪做個口型。
      巫溪知道她說的是‘時間不多了’,略不可見的點點頭?!拔覀冏甙??!?br /> 外面的天氣陰沉下來,好像快要下雨了呢。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第二個故事結束= ̄ω ̄=下節預告:還魂燈:魂來,魂來,魂歸兮來
      回復
    • 阿婧

      阿婧

      LV26 VIP 2015-09-13
      噢,原來是孌。孌童是古代被富家少爺玩弄的兒童嗎?

      其子狡孌:那是孌luan,孌童的孌,這就是啞舍借梗寫粗來的,內容和啞舍完全不一樣(?>ω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噗(^_^)孌童在古代其實就是男寵,孌是美好的意思,孌童指美少年,就像孌女指美麗的少女一樣,后來從南北朝時期開始變成了男寵

      阿婧:噢,原來是孌。孌童是古代被富家少爺玩弄的兒童嗎?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3
      其實我的圈名應該是:其子狡孌☆一世冥頑,意思是有個孩子聰慧狡黠又美好,只是卻冥頑不靈愛上那人,一世悲涼……但是九個字太多╮(╯▽╰)╭

      阿婧:噢,原來是孌。孌童是古代被富家少爺玩弄的兒童嗎?

      回復
    • 阿婧

      阿婧

      LV26 VIP 2015-09-13
      介紹你一本書【芥子】我不知道掌閱有沒有,這書講歷史感人的小人物挺不錯的,還有【浮生物語】一杯叫浮生的茶品世間之味,聽一段故事。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4
      (⊙o⊙)這個可以有,馬上去看

      阿婧:介紹你一本書【芥子】我不知道掌閱有沒有,這書講歷史感人的小人物挺不錯的,還有【浮生物語】一杯叫浮生的茶品世間之味,聽一段故事。

      回復
    • 阿婧

      阿婧

      LV26 VIP 2015-09-14
      owo其實剛剛看這兩本書我是通過【小說繪】認識的,這是一個專門寫連載的書,短片的故事也有,是半月刊,我以前挺喜歡這個的買了一大堆,不過自從用上手機那些實體書就看的少了,差不多都是看電子書。

      其子狡孌:(⊙o⊙)這個可以有,馬上去看

      回復
    • 阿婧

      阿婧

      LV26 VIP 2015-09-19
      霍呀,又到雙休日了,孿孿我是來催更的,=w=.快點寫等看。
      回復
    • 其子狡孌

      其子狡孌

      樓主 LV4 2015-09-19
      嗯吶,洗完澡再更ヽ(???)?

      阿婧:霍呀,又到雙休日了,孿孿我是來催更的,=w=.快點寫等看。

      回復

    熱門參賽作品

    • 1
      桃夭

      李逸軒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 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 宜其家人。

    • 2
      讀書之旅

      斷斷

      《兔子什么都知道》 這本書是發生在時光森林里的故事。這片以胡蘿卜為名的森林里住著許多只長著溫柔的紅眼睛的兔子。其中有深愛著彼此的兔小灰和兔小白,有互為冷暖的兔小冷和兔小暖,有憂傷的總是睡不著覺的兔小眠,有瘋癲地每天想著逃離這個世界的兔小楓,有整天念叨著說要減肥但仍然舍不得拋棄胡蘿卜的兔小胖。一只兔子所喜歡的:胡蘿卜和白菜;小草靜靜生長的聲音;一朵花努力展開自己時的姿態;從枝葉的縫隙間照進森林里的光,七月午后一陣突然襲來的涼風;輕輕落在小溪水面上的雨滴;冬天里的第一場雪;印在雪地上的兩排小腳??;以及,另一只兔子的體溫。 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只柔軟的有愛的兔子,一起找到心底的那只兔子吧~ 德國哲學家康德說過:“這個世界上唯有兩樣東西能讓我們的心靈感到深深的震撼: 一是我們頭上燦爛的星空,一是我們內心崇高的道德法則?!? 讀書,讓我們不孤單,可以看到銀河里那些古遠,孤獨的星星。 他們是夜空里最亮的星。 從小時候開始來說吧, 《伊索寓言》,《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 小學的時候,就喜歡上了讀書,可是那時候沒有自己喜歡的可以讀,其實說實話是沒有書可讀。 一本作文書我都可以津津有味地讀好久。 進入初中,租書,買書更多了,影響較大的有: 《活著》,《許三觀賣血記》,《十八歲第一次出門遠行》《荒村公寓》,《狼圖騰》,《廢都》 賈平凹的狂放之風,余華的悲觀但努力的氣質。 《小王子》則是讀過的次數最多,星星盈盈,童心未泯。

    放大

    確定刪除該條回復么?

    取消 刪除

    獲取掌閱iReader

    京ICP備11008516號(署)網出證(京)字第143號京ICP證090653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良信息舉報:jubao@zhangyue.com 舉報電話:010-59845699

    人妻慢慢放弃抵抗开始迎合_亚洲乱亚洲乱妇小说网_4399高清完整版在线观看_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